雷激说琴 ∣ 中国音乐的律动 上

2019-09-11阅读


我们的日常被律动所包围

清晨日出、午后日落

这是一天的律动

心脏悦动、热血流淌

这是身体的律动

驶过的地铁、喧嚣的人群

这是生活的律动

那什么是音乐的律动

陈雷激先生说

律动是音乐的发动机

今天雷激说琴说说音乐的律动




视频内容摘要

LEIJIGUQIN





第一次听古琴的人也许不知道,古琴演奏很重视环境的安静程度。在剧场里面,效果可能都不是很好,因为你不可能要求每一个人都安静,常有人爱说话,只要一说话,音乐基本上就没了,古琴音乐在无声的时候是最美,中国有句话叫此时无声胜有声


如果你自己在小一点的环境中弹奏古琴,只需琴桌有一点共鸣作用就可以,但在大型演出中是需要扩音设备的,这样出来的声音质量,会不一样。


有人听古琴音乐,会觉得声音像墨汁在水中绽开一样,其实演奏古琴音乐就像写书法,笔什么时候要锋出去,常练书法的人是有感觉的,琴棋书画有时是相通的,很多时候音乐的处理,有点儿像处理书画作品时那种笔锋的感觉,有钝的、有收的、有放的…


这种笔锋的控制是要靠手指的力度控制,这种力度,完全是中国概念的。其实西洋乐器演奏应该也有,但西洋乐器的演奏者多数时候不太敢大胆地做,比如老师会给大家讲,在演奏渐强(西洋乐器演奏音乐)时要有紧张度,这就是已经有了这种感觉,但是不够。



古琴的声音很轻,我弹奏的力度比例也不是特别大,理论上讲没有小提琴大,但大家听的时候会觉得我弹奏出的声音张力很大,这就是力度的技巧。


我在轻的时候非常轻,因为古琴本身音量就不大,所以你必须要学会轻才能学会响。还有就是紧张度,紧张度的建立在于律动


音乐最重要的其实就是律动。西方音乐很多时候是很多人在一起合奏,有那么多人,很难表现出律动。而我自己弹奏比较自由,你弄不清我的律动是怎么回事儿,好像永远在纠结,你不清楚我下一秒的律动到底是怎样的,所以你常有被吓一跳的感觉。


为什么古琴音乐平时给人的感觉都很平稳,但我弹奏的会让你有不一样的感觉,因为平稳的律动是最难的。渐强渐弱其实是容易的,难的是在不渐强不渐弱中有律动感


我讲一下律动,这个东西在合奏的时候特别难,要所有的人一起快、所有的人一起慢,这样产生的效果会特别好。


但你去听唱片,好的唱片,没有一个节奏是打的下来的,跟节拍是没有关系的,一会儿快一会儿慢,在渐强时候紧张度会加强,在渐弱时多少有一点慢…这个分寸感只有演奏员能感受到。西方音乐做不了太快,我的演奏是几乎每一句都在变化,有心跳的变化、人气口的变化等各方面的变化。


举个例子,陈其钢的很多作品里面,你去看谱子记得都挺难的。例如他的十六分音符,如果从中国思维来说很简单,是它的律动在变,但你们看谱子很难,谱子只是用记谱法把音乐记录下来的方式而已。


我跟他讨论过,我说如果你把它都变成拍子不是最容易吗?大家都拉在重拍上,就容易很多。但这样指挥就难了,比如这个拍子到底是多少,你要表达给乐团就难了。他觉得记成谱子,对全世界的音乐家来说,更容易准确,也比较朴实。


但大家在学的时候要明白,不要对十六分音符什么的感到困惑,你要找到感觉,西洋乐也是这样,这就是律动。节奏型不代表律动,在律动下面记出的节奏型不是律动,而音乐的,怎么说呢,最重要的发动机其实是律动,律动非常重要。


你去掌握一个民族的音乐,其实要掌握的就是这种律动。中国音乐的律动多受制于我们的语言,西方也是,就像我们念唐诗的感觉。


我曾试图把我弹的古琴曲,用五线谱记得特别仔细,但我发现太难了,比唱戏还难,它里面的小东西很多,你要记准确很难。


所以古琴谱索性就没节奏,都是这样表达,比如:划个句号、少许、或者缓,然后硬、急…全是这种词,这些用谱子记下来是很难的。


所以中国的记谱法也是经过了一个过程,从不准确到稍微准确,到努力将它做准确,等多少能准确了,你演奏时发现还是需要“有些不准确”,其实等你把这一切真正弄明白了以后,再来看那些“准确的谱子”,就会更容易点,你需要有这样的过程。


中国有句老话说得最好,见山是山,见水是水,见山不是山,见水不是水,最后见山还是山,见水还是水,这个境界不一样。这需要经过一个过程,这个过程很重要。



- END -


(转自雷激古琴)



爱琴,听琴,学琴
长按识别上方二维码,关注度一古琴!